市政厅法兰克福:绿带让城市更美好

法兰克福不仅是欧洲的金融中心,还拥有受到宪法保护的城市绿带(Die Grüngürtel Verfassung Frankfurt am Main,1991),并因此被联合国表彰为可持续城市发展的最佳实践。法兰克福绿带总面积8000公顷,约为城市面积的三分之一,由南部城市森林、西部Nidda河沿岸以及东北侧山丘地区组成,绿带中除了森林、河流、湖泊、草地、公园、游乐场,还包括大面积农田。为使其真正成为市民的活动空间,绿带中设置了长约70公里的车行环路、9处特制绿带邮戳收集点、65公里步行环路、9个步行休息站、13处滑稽艺术品展览、75处特别游览地点等。

此外,法兰克福绿带拥有自己的吉祥物和标志,还向市民免费发放观光地图;每年夏季,环境局都会组织大规模的“在绿带中散步”活动;绿带内的农田成为观光景点,还定期举办集市,并推广了地区的苹果酒产业;绿带西北侧废弃的军用机场通过改建,成为休闲、教育与展览的综合空间,吸引大批儿童和家长,前来了解自然。

由于绿带宪法的有力保障,绿带没有用地上的损失,反而陆续修补了多处潜在的空间漏洞,使空间建立了更紧密的连接。20多年的发展,使得法兰克福绿带演进为城市基础设施的有效组成部分,承担重要的市民休闲、娱乐、体育和教育功能,成为积极的城市开放空间。

不过,对法兰克福的城市规划者来说,绿带的成功不是终点,对绿带的思考也从未停止。绿带在这20年中,证明了什么?今后应如何进一步发展?为回答这些问题,并纪念绿带建立20周年,2009年,法兰克福环境局举办了“绿带印象”(Momentaufnahme)系列活动,包括市民问卷、摄影比赛与展览、现状调查、专家访谈、工作小组和多次专家会议,撰写了长达200页的现状分析,于2010年推出《绿带发展指导方针2030》。该方针提出三个发展方法:连接-强调-激活。

连接:为提高城市中心的生活质量,未来应进一步塑造开放空间形态,并提高其可达性,同时也需要一定的气候适应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对城市的影响。因此,绿带应该与城市内部和外部的空间进行有效连接。

强调:绿带不是匀质的公园景观,它更像一种马赛克拼接,充满了各种土地利用形式。交通分割导致的景观破碎和噪音,是重点关注的问题。绿带应是充满梦想和希望的空间,因此,景观设计应更注重艺术性,要提供有意义的、感人的空间,而不是标准的设计。

激活:绿带应成为一种体现社会公平性的空间,要让各种使用方式成为可能。在一个高度密集的大都市,开放空间的公平性具有重要价值,绿带除承担生态气候作用与美学作用,也应承担重要的社会责任,对人口变化、移民和社会不公正做出响应。在绿带,人们可以学习社会生态,享受无差别的生活方式,进行共同的活动。这是一个公共与个人的实验空间。

针对“连接”目标,空间规划师Friedrich von Borries教授及其小组,为绿带规划了新的绿楔连接方案“轮辐与光芒”(Speichen und Strahlen,2012)。“轮辐”指的是绿带与城市中心的内城墙绿环之间的连接,使之形成车轮形态;而“光芒”则为绿带与城市外围开放空间以及区域公园的连接,如光线向外散射。该方案将原本相互独立的区域公园、城市绿带、内城墙绿环三个环形绿色开放空间串接在一起,形成与城市交织的绿网,有效提升原有绿色空间的可达性,同时兼顾多重目标,采用多种方法,对城市建成空间进行绿色改造。

城市绿带长期面临的共同难题是,绿带虽在规划图纸中呈现完整而美观的形态,对市民而言却可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在缺少有效宣传手段的情况下,绿带通常难以在城市中心的市民心中建立概念,遑论被有效使用,最终可能沦为高投入低效益的消极城市空间。

为避免这种情况,法兰克福一直努力营造绿带的公共形象,如免费发放绿带地图、制作发售绿带吉祥物、举办散步及展览等活动;同时,在绿带内增设绘有绿带标志的长椅、石凳、地标等。其共同目的之一,是提升绿带认同感与接受度。

但即便如此,市民对绿带的使用仍然是有限的、局部的,交通便利、靠近城市或有特色活动的地点,往往获得较高的使用率。对骑自行车或散步的人而言,70公里的环路无法在短时间内走完,只使用绿带中的一段,意味着需要两次穿越城市,这无形中降低了绿带的吸引力。因此,从城市中快速接入绿带是提高其使用效率的关键。

在新的绿楔方案中,绿带与城市中心通过七根“辐条”连接,将原本致密的城市建成区,分为若干小的区域,缩短了市民进入绿带的时间,为步行者和骑行者提供了多种近似三角形的完整绿色路径,也有效提高了绿带使用的公平性。向外放射的七条光芒,连接外部开放空间,为远途出行提供了新的可能,奥格斯堡增加区域公园的可达性与连通性。同时,这些绿楔自身各具特色,有沿美因河畔的开放空间轴线,有与其他交通方式并存的绿色道路,也有较开阔的通风廊道。这种尺度下的绿色网络系统,能有效协助市民提升对绿带的直观认识,进而提升其作为公共空间的使用效率。

首先是城市气候问题。它与建筑密度、空间密闭性和绿色空间密切相关。法兰克福是典型的城市热岛,城市中心比郊区温度更高、风更少。据德国气象局预测,到2050年,法兰克福的夏季日(温度高于25摄氏度)将从44天增加到75天,这对普遍缺少制冷设施的普通市民而言,将是巨大的考验。法兰克福主导风向为西南风或东北风,新鲜空气来自Taunus山坡及Wetterau地区,并以美因河和Nidda河作为新鲜空气的流通廊道;绿带内北侧的开阔空间和草甸也会产生冷空气团;南部的城市林地可以产生新鲜空气并净化尘埃。随着放射绿楔的建立,这些新鲜空气和冷空气的产生地将组成网络,促进气体流通,进而改善城市中心区的通风和降温能力。

其次是绿色交通。机动车给城市带来噪声和有害物质。每日往返于法兰克福和周边城市的通勤人员约32.4万人,机动车的数量不断攀升(24.5万)。由此,需要积极鼓励步行和自行车骑行,修建快速自行车道并建立非机动车优先的系统,特别是对通往城市外围区域和周边地区的道路。因此,三条绿道被规划为以绿色交通为主导目标。这些绿道内的道路如今以个人机动车为导向,但未来应向环境友好的形式转变。

最后,不同生活方式的人应在绿楔中获得平等的机会。这一公共空间将允许个人与团体真正自由地对自由空间的使用进行探索。人们可以在这里进行临时活动,或进行新型运动,如跑酷。同时,沿美因河的两条绿道是连接内城墙绿环与城市绿带的枢纽,众多美术馆和博物馆汇聚在美因河两岸,使之成为具有潜力的艺术探索之路。去年夏天,环境局已成功举办多次河岸艺术散步之旅,邀请市民及艺术院校的教授与学生共同探索美因河岸。

通往城市中心的七条轮辐状绿楔,并非单纯的绿色,而是彩色的。在规划范围内,约三分之一的土地是城市建成区,包括住宅、混合、工业、商业和交通用地。这一绿色规划,并非将建成区夷平重建,而是尽量维持原有使用方式,以绿色改造为主,辅以少量的拆除或重建计划,在现有基础上完成规划范围内的绿色城市更新。

根据主要规划目标,12个规划方法将在不同地区应用。为实现冷空气廊道的畅通,严重阻碍空气流通的建筑将予以拆除,其他建筑将增加立面与屋顶绿化,在剩余可利用空间内将植树以协助降温;非机动车出行将在南侧和北侧绿楔内重点体现,如创建安全的步行连接、设立公交站、建造自行车路以及快速自行车路(独立于机动车道并减少路口和信号灯);沿美因河畔,更多的绿色空间可供自由探索,公园、社区游园和运动区的建设将得到更多优先。

针对新的绿楔规划,法兰克福进行了大规模的群众参与活动。在现状调查期间,专家组对大量市民进行了问卷调查,如采用哪些交通方式进入绿带、哪些地方影响了绿带使用、应为哪些活动提供更多空间。规划初步方案完成后,法兰克福首次使用了一个基于图纸工具的网上讨论平台,市民可在此对方案的具体位置和方法提出建议,结果直接反映在实时更新的规划图纸上。最终共计收到市民意见902条,其中52%(473条)位于规划范围内。规划人员将对此进行逐条分析和实地调查,并选取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意见,纳入到规划实施中。与此同时,这一平台至今仍保持开放,市民虽然无法对此方案本身再提出异议,但仍可反映与城市环境相关的意见与建议。这样大规模、开放性的市民参与为规划的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也是对城市绿带的进一步宣传。

绿带的发展规划与项目实施主要由绿带项目小组(Projektgruppe GrünGürtel)完成。这是一个跨部门的协作小组,成员来自法兰克福环境局、绿地局、城市规划局、绿地局下属城市林地部门等。小组成员共同协商绿带相关事宜,同时也建立了与相关部门的直接沟通渠道,充分减少冲突。在“轮辐与光芒”方案被接受后,绿带小组可参与到每一个位于绿楔范围内的项目中,如当前正进行的12个前期项目中,有5个为绿带小组与交通部门合作进行的绿色交通项目,4个公园项目涉及绿地局和规划局。在每个项目的相关规划讨论与决策中,绿带小组都可以提供基于绿色空间发展的建议,这一方面实现了绿色思维在规划中的主流化,另一方面也为其他项目提供了新思路,拓展了“绿色规划”在实践中的含义。

城市绿色公共开放空间的建设与维护,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却难以迅速获得直接回报,因此,在城市建设中的优先性往往难以得到保障。法兰克福绿带系列项目,能一直得到优秀的规划和有效的管理,与背后持续的资金支持分不开;这种资金支持并非完全源于政府的“富有”,而是得益于精明的资金使用和多渠道的资金来源。

绿带建设的重点,一直是点状或线状的项目,而非对范围内所有土地进行重新修建,故而绿带预算并非巨资,自1997年起,约为每年32.5万欧元,其中20万欧元用于协助投资新建项目和基本绿色设施的更新,12.5万欧元用于规划、公共活动以及教育项目。同时,每个具体项目往往另由多个部门、公司、机构共同支持。法兰克福绿带项目的资助者中,既有自然环境教育工作协会、莱茵-美茵区域环境论坛协会,也有欧洲银行、德国银行;有区域公园公司、水务公司,也有大学的农学专业;甚至项目从绿带募捐箱中陆续获得几万欧元的市民捐款。这种类似公私合作(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的融资模式减少了政府的直接负担,得到了多层面的关注与合作,最大限度地发挥各方优势。

法兰克福的绿带,反映了环保意识对城市的影响,其成功也得益于政策的支持、制度的完善、规划的远见以及公众的参与。对法兰克福而言,绿色开放空间不只是土地利用方式,也是城市的政治手段与长期政策,甚至是反思城市的方法。更值得我国城市学习的,是对城市绿色政策与绿地系统规划长期、连续、稳定的建设与反思。

城市绿色开放空间系统规划,随着现代城市规划的发展而不断拓展,从简单的卫生需求或壮丽城市的点缀,到联结空间的催化剂和体现社会公平的载体,人们不断重新认识绿色空间,也重新审视城市与绿色的关系。绿地不再只是一片精心修饰却仅供观赏的花园。

从规划与决策层面,绿色开放空间系统是城市核心组成要素,协助城市进行更完善的架构;从市民角度,绿色开放空间是休闲、运动、通勤、教育中的积极参与者,有助于身心健康。绿色空间与城市生活以网络形式嵌入彼此,共同组成和谐的城市图景。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oyo88.com/,奥格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