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格斯堡战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oyo88.com/,奥格斯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奥格斯堡战役,又称莱希费尔德战役,公元955年8月,1-2万名马扎尔人的轻装骑兵自匈牙利侵入巴伐利亚,并攻陷奥格斯堡,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率兵1万到达战场,大破马扎尔人,从此结束了马扎尔人侵袭西欧的时代。

公元955年8月 5万名马扎尔人的轻装骑兵自匈牙利侵入巴伐利亚并包围奥格斯堡,遭德意志主教突然反击。第二天,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率兵1万到达战场,与马扎尔人城外交战。马扎尔人初战告捷,但披铠甲的德国骑兵终于取胜。马扎尔人伤亡惨重,仓皇向东逃窜,据说仅有数人生还。但康拉德不幸在得胜之时阵亡。

大约833年,马扎尔人(即匈牙利人)生活在顿河第聂伯河之间的列维底亚,属突厥可萨大帝国的保护之列。近850年,或860年时,被佩切涅格突厥人赶出列维底亚,进入阿特尔库祖。大约在880年到达多瑙河三角洲。

当时,日耳曼尼亚的国王阿尔弗雷德在与大摩拉维亚国(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匈牙利西部)的斯拉夫王斯维雅托波尔克打仗,他决定像拜占庭一样向匈牙利人求援。阿尔帕德匆忙赶来打败了斯维雅托波尔克,后者在战争中消失(895年),大摩拉维亚国崩溃,匈牙利人占领和一直居住在以后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这一国家里(899年)。

他们的部民们由此出发去劫掠欧洲。他们入侵意大利,兵锋远至帕维亚(900年)。在德国,奥格斯堡他们打败了最后一位加洛林王朝的国王、幼童路易斯(910年)。他们对洛林(919年)发起攻击,放火烧了帕维亚,越过阿尔卑斯山到达法兰克王国勃艮第普罗旺斯(924年)。紧接着是对香巴尼地区的阿蒂尼(926年)的攻击,掠夺了兰斯、桑斯、贝利(93年),洗劫洛林、香巴尼、勃艮第(954年)。阿提拉时代又来到了。而且似乎没有尽头。

954年,匈牙利人又一次来到德意志王国,他们不是来逛街,这次的目的和以前一样,是来打劫的。

955年盛夏,嚣张至极的匈牙利竟然派出万余骑兵侵入巴伐利亚士瓦本,当地军队抵挡不住,被杀得溃不成军,奥格斯堡被包围了。

庆幸的是,此时的德意志王国已经不是捕鸟者亨利一世在位时可比了。亨利一世时期,国家并不统一,他只能依靠自己的领地和兵力对付匈牙利人。为了抵挡匈牙利人的入侵,在在边境的交通要道修建一批新的要塞,并制定轮值制度让当地农民轮番戍守,他还规定当地农庄的公共事务例如宴会和议事会都要在修建的要塞里举行,以便于这些农兵熟悉这些防御工事。此外,国内的修道院也被下令建造城墙保护自己,一些囚犯也被赦免释放出来发配到这些要塞中协助防守。

亨利还训练了一支精锐骑兵。规定地方必须能够在战时迅速征召起一支能够作战的骑兵队伍。这些日耳曼骑兵虽然刚刚建立,但是已经显示出不俗的战斗力。当马扎尔人来袭后,步兵会布置在最前面引诱敌人前来攻击,骑兵埋伏在预先设好的伏击点,待马扎尔人进入伏击圈后开始冲锋,将敌人彻底击溃。

一个意外的收获是,这支骑兵帮助他儿子奥托大帝平定了德意志内乱,使那些目空一切的公爵们俯首称臣,王权集中在了奥托手中,他可以动员足够的兵力进行对抗。

正是这些前期工作,使得原本四分五裂的德意志王国空前壮大,让马扎尔人的劫掠活动难度越来越大,也使得德意志能够抵挡住这次匈牙利人发动的疯狂侵袭。

会兵的命令立刻下发到各个公国,就连藩属波希米亚也得到了相同的命令。不久,包括王室在内,巴伐利亚、波希米亚等八支军队集合在了一起。

但是初登王位的奥托权力根基并不牢固,当他发出征召令时,只有巴伐利亚、士瓦本、弗朗科尼亚三个南部公爵领起兵响应了,北部的萨克森、洛林、图林根全都默不作声。面对国难,这些北部的公爵们各有盘算,他们希望借马扎尔人之手削弱奥托的王权和南部公爵们的实力,自己躲在后面好坐享其成。

在听到奥托率军前来的消息后,马扎尔人开了个军事会议商讨对策。以往的战果让他们骄傲自满无所顾虑,马扎尔军的首领们一致认为击败奥托的军队不是什么难事,纷纷表示要好好给这个图样的新皇帝上一课,他们随即解除了对奥格斯堡的包围,开始在城郊的列希菲德平原排兵布阵。

奥托得知了敌人的位置后加紧驱兵向前,他们的尾翼部队在行军中遭到了一支马扎尔小股部队的袭击,后勤补给车队落入敌手,夺得了辎重的马扎尔人一哄而上开始抢劫,完全不顾前来反击的日耳曼骑兵部队,一场激战后这支马扎尔部队被全部歼灭。

马扎尔人的主力部队大约有10000多人,由大量的轻装弓骑兵组成,只有首领卫队是身着重甲的重骑兵。反观这边,奥托部队的兵员构成一反常态,他并没有带来很多的征召步兵,而是带来了大量的身穿锁子甲、手持骑枪长剑的日耳曼重骑兵,人数少于马扎尔人,大约有8000人左右。不过这支部队中皇家直属部队只占了小部分,大部分军队来自下面的封臣,包括3支巴伐利亚骑兵队,2支士瓦本骑兵队,1支弗朗科尼亚骑兵队和1支波西米亚斯拉夫辅助军。奥托将士瓦本军团部署在左翼,巴伐利亚军团和弗朗科尼亚军团部署在右翼,自己坐镇中军,波西米亚斯拉夫人被安排在最后看守军营,他们连预备队都不是,可见皇帝对这些斯拉夫人完全不信任。

从阵型上可以看出,奥托的排阵采取了强右翼弱左翼的阵型,原因在于可以降低伤亡率。因为右翼的骑兵们左手持盾,可以在行进过程中举起盾牌抵挡对面马扎尔人的箭矢减少伤亡率,而左翼的骑兵也是左手持盾,他们更容易被右边射来的箭矢击中,相比起右翼骑兵更加脆弱,为了保存实力,奥托自然要把精锐部队多多布置在右翼方向。

战斗开始后马扎尔人首先在正面边撤退,边从翼侧和后方向皇帝的重型骑兵射出如蝗的箭雨。但是德意志人并没有分散,而是坚守,并以一些重型骑兵实施了一次突然的翼侧冲锋,将敌人的翼侧部队赶向奥托战线正面的敌军主力。

于是马扎尔人又使出了传统战术,他们以一支分队在右翼佯攻,主力则部署在左翼,绕过对面的右翼击垮了看守营地的波希米亚人,直接抄掠了他们背后的大营,马扎尔人原本意图通过袭营的方式分散日耳曼人的注意力,打击其士气,但是劫掠成性的马扎尔人随后开始大肆掳掠营地内的财产,完全不顾紧张的战局和稍纵即逝的战机,白白浪费了这一阶段的战果。

眼见自己的营地被袭击,奥托命令弗朗科尼亚公爵康拉德率领骑兵前去救援。面对只顾得劫掠、已经完全失去军纪和控制力的马扎尔人,康拉德果断下令所有骑兵冲锋,将混乱的马扎尔人消灭大半。不仅夺回了己方的营地,而且化解了被前后包抄的危险。不过在作战中,康拉德也阵亡。

奥托在得知营地得救后下令所有骑兵一起向敌军发起冲锋,而在原地等待负责包抄的友军的马扎尔人惊愕不已,不得不正面迎战,但来不及做出反击就被击溃了。他们都是轻甲甚至是无甲的轻骑兵,在白刃战中丝毫不是盔甲俱全的重骑兵的对手。雪上加霜的是,马扎尔人在撤退时发生了更大的混乱,无数骑兵连人带马淹死在列希河之中。奥托乘胜追击,消灭了大量逃亡的马扎尔人,连他们的首领布尔楚都被生擒俘虏。为了一雪深仇大恨,奥托随即下令将所有俘虏全部处以绞刑。

奥托自此以后名声大噪,威望如日中天,使国家领土扩张,统治更为巩固,其后他入侵意大利,将教皇握于掌中,并成功加冕为皇帝,建立了神圣罗马帝国。

匈牙利人在奥格斯堡战役失败后,转向定居生活,匈牙利王瓦伊克皈依了基督教,被命名为斯提芬,在圣斯提芬的统治下(997-1038年在位,他先称大公,后称国王),匈牙利人开始了新的事业。直到当时一直威胁着欧洲的匈牙利民族将成为它的可靠的保卫者,即“基督教之盾”,使欧洲免遭亚洲蛮族的攻击;从13世纪的蒙古人入侵到17世纪的奥斯曼人的扩张,匈牙利人的生涯是坚持不懈的英勇和光荣的十字军军人的生涯。